????说完,又是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好啦,好啦!咱们先找到你的少主。等回到内蒙后,咱们再考虑其他的。”我安慰道。

????而让人意外的是,鹰韵竟然妥协了。只见她缓缓站起身,拉住我的胳膊道,“找少主之前,我想先吃一顿手抓羊肉。”

????我整理了一下她的发丝,又擦掉了衣服上的污泥。“好,好好…别说手抓羊肉,就是手抓羊脑,我都给你买。”

????鹰韵擦掉眼角的泪痕,对着我缓缓伸出双手。

????“你干嘛呀?”

????“背我呀,我现在看不见东西、摔了怎么办?”鹰韵怯生生的说。

????我翻了翻白眼儿,这个鹰韵和那个杀伐果断的毒妇、真是判若两人。

????…

????白露过后,微微泛黄的植物叶片上,都覆盖了一层淡淡的冰霜。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我二人貌似身处一座大农场的后山。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金黄。

????半个小时后,我背着鹰韵,终于找到了一条还算平整的乡间小路。可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响起了咕隆隆的打雷声。

????我回头望了望,却发现日头正盛,“晴空万里,打雷还真是稀奇。”

????“孙策,不是打雷,是我的肚子。”鹰韵怯声声的说。

????我叹了口气,将鹰韵放在路旁,又捡了几块干牛粪,生起一堆火,随后走入“玉米”地,偷了几个比较嫩的玉米烤了起来。

????此时的玉米、籽粒成熟。早已过了烤制的最佳时期。但这里前不着村儿后不着店儿,能吃到这个就已经不错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诱人的焦香味儿顿时弥漫开来。

????我将一块儿烤好的玉米、递到鹰韵面前。

????可后者却晃了晃脑袋,“我要吃烤羊腿。”

????“我的鹰姑奶奶。您看看这穷乡僻壤的,我上哪儿给你弄羊腿去?要不你看看我的腿怎么样?咬两口将就一下。”

????说完,我还将自己的大腿,凑到鹰韵嘴边。后者看不见,竟然真的咬了一口!

????“啊!你还真咬啊?”我目瞪口呆的说。

????“不是你让我咬的吗?”鹰韵一脸无辜的说。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正在这时,我却意外的在路边发现了一只“跳兔。”

????这东西“个头”非常小,但也勉强能算上一个野味儿。

????我甩出一条火蛇将它击倒,那只小跳兔儿连声都没吭一声,便成了我的下酒菜。

????我从鹰韵的头上拔掉一颗银钗,后者顿时一个激灵。“你干什么?”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将那只跳兔剥皮抽筋,随后放入火中炙烤。不一会儿那沁人的焦香味儿便在空中弥漫开来。

????“你在烤什么呢?怎么这么香?”鹰韵有些意外的问道。

????我将烤好的“跳兔”儿放到她嘴边,“来,尝尝你的烤羊腿。”

????后者啃了一口,发现真的是肉,不禁兴奋地惊叫出声,可说出的话却将我怼的够呛。

????“什么手艺呀?都烤糊了,真是糟劲东西。”

????我费力的啃了一口、烤糊的烤玉米。“哎,你爱吃不吃啊?不喜欢就接着吃烤玉米。”

????闻言鹰韵竟然哭了个梨花带雨。“你真欺负人,人家还是一个小姑娘呢…”

????我摸了摸后者的额头,那些羊皮囊丢失后,鹰韵就变得特别反常。不会是受了刺激,变傻了吧?

????似乎猜出了我的用意,鹰韵一把打掉我的手掌,“我现在成了鹰堂的千古罪人,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了?”

????“你别难过啊,真要是追起责来,你就往我身上推。鹰堂那些老家伙又不会把我怎么样?”我拍着胸脯说。

????鹰韵表情一滞,“这个主意听着还不错。”

????我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示意她继续吃。

????鹰韵点了点头,可后者刚欲咬上去,周围却突然传来了几声狗吠。

????“好像是有人来了。”鹰韵说。

????“不是好像,是已经来了。”

????话落,三个头戴口罩儿,穿着军绿色伪装服的大汉,匆匆的从我们身旁经过。

????而其中一个身材微胖的人,还皱起秀眉瞟了我们一眼。

????那双眼眸非常精致,一看那面罩下、就是一张精致的俏脸。她手背上有厚厚的老茧,身材微胖,但却胖的很匀称,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见我们在打量着他们,其中一个口罩男瞟了我们一眼说,“这俩人要不要带回去?”

????身材微胖的女人摇了摇头,“不用。一对拾荒的乞丐而已。”

????说完、带着人钻入玉米地、消失在茫茫青纱帐中。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在那个微胖的女人身上、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而没过多久,五个皮肤黝黑的壮汉,和一个中年大姐,也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他们行色匆匆,貌似是在追之前那个胖女人。

????见我们在烤玉米,他们迅速将我们围在中间。

????领头一个中年大汉,一身的军绿色装扮,手持一把镰刀,正恶狠狠的打量着我二人,“你们在干什么?”

????我顿了顿,“我们是出来旅游的。不小心伤了眼睛,饥渴难耐,烤了几穗儿玉米吃。”

????“烤几穗玉米?最近不少老乡都丢了粮食。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这一切肯定和‘奎二’脱不开干系,搞不好这俩人就是‘奎二’派来踩点儿的。”一个年轻大汉狐疑的打量着我们说。

????“是啊!叔叔,刚才就听玉米地里有动静,我感觉这两个人很可疑。不如把他们交给派出所儿,好好调查一下。”身旁的大姐豪爽的说。

????我观察了一下这个大姐,一头短发,浓眉小眼。言谈举止间给人一种愣头青的感觉。

????中年人点了点头,“如今正是丢粮食的高发季节,宁可错杀3000,不可放过一个。”

????“你们两个站起来。跟我们走一趟。”中年大姐很不客气的说。

????我赶忙将鹰韵扶起来。“什么‘奎二’‘奎三’的?我说你们别误会,我们真的只是饿了,想吃几穗儿玉米而已。”

????“少废话,跟我们走一趟。”

????见状,我心中十分不悦。我父亲也是农民,深知农民种地不容易,谁这么缺德偷他们的粮食?真是缺德缺到家了,害得我们还要跟着受牵连。

????想到这儿,我没有跟他们动手。背起鹰韵,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他们、走了大概五分钟。随后我二人被带上了一台四轮拖拉机。

????这车什么都好,马力大,有劲,省油,可就是特别的“颠。”有些大坑甚至将我二人颠的一弹三尺高。几番折腾,鹰韵哭的是更厉害了。

????“刚出来就要进派出所,真是太不吉利了!”

????闻言,几个东北大汉更是一脸不怀好意的望着我们。

????“我说你别胡说八道,把话都说全了。你这样说半截话,是会引起误会的。”我对着后者怒道。

????经过一路的颠簸,我二人被拉到了一个小村庄。一排排漂亮整齐的瓦房,一直延伸至看不到的尽头。

????“如今的农村发展还真是不错,‘泥土房’都看不到了。”我自言自语道。

????中年大姐白了我一眼,“现在泥土房你想找都费劲。”

????听见这不还好意的话,我也只好关上了话匣。

????拖拉机一路驶入村庄。最终停在了一处,宽敞的二层小楼前。院子里人头攒动,似乎正在举办一场宴会。有的人正在提刀杀猪,有的人在外、搭灶炖鱼,场面好不热闹。

????“下车!”中年大姐面色不善的说。

????“咱们到派出所了吗?”鹰韵不解的问道。

????我先跳下车,随后将她抱下来。

????“没有。这是一个农户的家。”我解释道。

????领头的中年人,望了望院内的场景,“今天是老太爷的寿宴,让这俩人先跟着吃顿饭,然后再把他们送派出所儿。”

????闻言,我不禁大喜过望,“大叔。您真是中国好农民。”

????愣头青大姐,白了后者一眼,“叔叔。这俩人有可能是偷玉米的贼,咱们干嘛请他们吃饭?”

????“先不要下定论,是不是贼还要等警察来了再说。”中年大汉朗声道。

????愣头青大姐无奈的摇了摇头,“烂好人。”

????中年大汉指着身旁的另一个年轻小伙儿道,“李华,李佘,你们姐弟俩看着他们,记住千万别让他们跑了。”

????一个年轻小伙领命,带着我二人坐到了一桌酒席旁。由于周围的人,我们都不认识。又被观上了犯罪嫌疑人的头衔,所以到处都是不怀好意的目光,搞的我和鹰韵如坐针毡、十分尴尬。

????“嗨!你看看咱们农民多热情,咱们两个犯罪嫌疑人,都能得到好酒好菜,我要是贼,都舍不得下手偷。”我拍了一下鹰韵的肩膀尴尬的说。

????后者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长发,“你可真够没心没肺的。不过能吃到一顿杀猪菜,那就算进派出所儿也值了。”

????被称为李华的壮汉坐到了我们身旁问道,“你们两个从哪儿来呀?”

????“我们这一路很曲折,但你放心,我们绝对不是偷粮食的贼。”我搂住后者的肩膀解释道。

????李华抓起一瓶二锅头给我和他一人倒了一杯酒。“来,兄弟。”

????我接过酒杯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名叫‘董家买卖屯,’我看你们也不像坏人,只是最近农场丢粮食、丢的厉害。有一户儿人家、一天之内就丢了十亩地的玉米。当时就气病了。”

????说到此处,李华长叹一声,“唉,农民不容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好不容易到了秋收还被贼盯上了?搁谁、谁能不气恼呀?”

????我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李哥说的有道理。这种人、抓到了就应该把他的第三条腿打折。”

????李华拍了拍手,“痛快。”

????随后指着我二人的眼睛问道,“你们俩这眼睛?”

????“只是怕强光而已,如果要是有墨镜戴的话,我们俩就不用蒙这块儿布了。”我解释道。

????被叫为“李佘”的大姐,戏谑的瞟了我们一眼。“别跟这两个贼说话。一会把他们关后院,还杀猪菜?想都别想!”

????说完,“李佘”缓步向后院走去,明显是给我们安排监狱去了…_美团跑腿红包免费卷看书_www.78kanshu.com
美团跑腿红包免费卷看书|美团跑腿红包免费卷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美团跑腿红包免费卷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