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梦做的断断续续的,他每次惊醒,再想进行冥想必定又会不知不觉入睡,然后继续做梦,跟看一场电视连续剧似的。

????若是不想做这场梦,就不能修行,只能发呆或者刷朋友圈。

????简直是浪费时间!

????王恺有点无奈。

????修行者的梦境自然不能等闲视之,毕竟他也是当世大修,全国上下仅有那么几十个筑基之一。

????他隐约能猜出梦境里的地方应该是不知什么时代的云顶山,虽然地貌变化很大,但大体之上还是能够看到一些轮廓的。

????尤其是他现在屁股底下坐着的,就是云顶山,可以进行对比。

????山灵馈赠的这座云顶山影像,可能另有玄机,其中甚至还隐藏着某种机缘,但说实话,王恺现在只想好好修行一段时间。

????机缘什么的,他根本就不想要!

????无论是纯阳剑经还是云上琅琅书,都需要大量的水磨工夫,他坐拥很有可能是天底下最好的“术”和“道”,也有了一把绝世无双的半仙兵“阳炎”,硬件设施早已完善,只需按部就班修行下去,前路便一片光明。

????他不是那种苦大仇深的废柴主角,既然按部就班修行,就注定能有广阔前程,干嘛非要四处乱碰机缘呢,机缘是好东西,但也意味着要承担因果。

????这天底下所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都伴随着风险,因果沾多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出来搞你一下,就让你有身死道消的劫难。

????修行者修的是长生,跟江湖剑客潇洒来去,快意恩仇终归是不一样的。

????王恺想着,然后继续闭眼做梦。

????......

????中午本来没打算起床,王恺看电视剧看得正带劲呢,梦中,他化作的那位猎户在攀岩时遭遇了一头百米长的巨蛇,为躲避巨蛇,不小心跌入深谷,恰巧机缘巧合,寻找到了他父亲的洞府。

????只是洞府大门紧闭,饶是他有千钧巨力,也进入不得,他在深谷中徘徊良久,结庐而居,结果某天突然逮到了一只误闯来的小狐狸。

????猎户这人设多冷酷啊,没把这小家伙捏死,吸溜一声把里面的肉酱当果汁吸就够仁慈了,反倒破天荒地把它给放生了。

????那小狐狸也是个知道抱大腿的人,从此以后,不仅不对茅草屋这边退避三舍,还三天两头叼着食物过来投诚,今天敲敲窗子,放下只野兔,明天露出肚皮卖卖萌,旁边摆只死耗子,就这般攻势,铁汉也得被转化成“猫”奴。

????猎户三年苦练,一身功夫武艺,又天生神力,在这云顶山堪称一霸,除了如那百米巨蛇一般的几个强大的妖兽,他完全是横着走。

????从那天以后,一人一狐便在山谷中生活着,画风渐渐变得温馨了起来。

????结果一阵如催命般的铃声响起,他便从梦中退出来了,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喂?”

????“好的,我马上到。”

????王恺问道:“怎么回事?”

????王启良迅速冲进浴室,洗了把脸,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抓起车钥匙道:“出命案了,而且是特征很鲜明的非常人犯罪事件,队长要我立刻过去。”

????“我要一起吗?”

????王启良没好气道:“队长没明说,你留在这儿睡大觉也行。”

????王恺笑了声:“放心,我肯定陪你去。”

????“切,谁稀罕!”

????赶到现场时,已经围上来警戒线了,那是个独门独户的小别墅,在南希属于相当高端的富人居住区,最起码以前王恺是没来过这里。

????一进一楼客厅便看到沙发上斜躺着一个穿着白色百褶裙的女人,她的腹部塌陷了一块,暗红色的血迹将裙摆染成了酱油色。

????血腥味扑面而来,令人顿感不适。

????队长打了个招呼:“你们来了。”

????王启良问道:“是昨天滞留在人间的的鬼物做的?”

????“不见得,验过尸了,体表伤口明显,看爪痕像是野兽做的,而且没有搏斗的淤痕,说明对手具备压倒性的力量。”队长蹲下身,指了指窗台边沿,三道深入水泥的爪痕,“还有这里!”

????“犯罪分子应该是自这里潜入,但是我很奇怪,被害人家中不光财物没有任何丢失,被害人也只是被开膛破肚,但并没有肉体缺失。”

????“如果是变异的野兽,它袭击被害人应该是为了食物,可被害人并没有肉体缺失,这就形成了悖论,所以我认为犯罪分子是觉醒者。”

????王启良问道:“被害人生前人际关系查了没?”

????“已经在查了。”队长道,“大家先停一停,来听听我们侧写师是怎么说的。”

????穿着黑色长裙的女子捧着本记事本从后面走来,她面带微笑道:“大家好,我是侧写师张玲云。”

????“首先,在南希市郊的这片别墅区,人口流动量很低,我看过监控,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昨夜凌晨,当时这里的车辆登记数量很少,如果犯罪嫌疑人是外来者,暴露的几率很大,所以我认为犯罪嫌疑人就住在这一片地区,而且是她邻居的可能性很大。”

????“死者是三十六岁的独居女性,拥有相当优渥的生活水平,经查证,死者是一家民营企业的高管,这说明与她经常来往者大概率也拥有同等的经济水平,而受害人家中并无财物丢失与明显翻动痕迹也能基本排除犯罪分子求财杀人的动机。”

????“经检验,死者死前曾有性行为,但尸体的衣物却是完整的,这说明犯罪分子有懊悔之心,他没有收拾犯罪现场,这说明他并非惯犯,没有前科,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对方并不认为他所留下的痕迹足够警方锁定目标,这两者都可以说明犯罪分子是个年轻男性。”

????队长皱起眉头:“何以见得?”

????张玲云道:“因为年轻人总是如此狂妄自大。”

????“您继续。”

????“受害人眼皮处有粘性物质残留,说明她被贴了胶带,犯罪分子并不希望受害人看到自己的相貌。”

????“这能证明什么?”

????张玲云道:“犯罪分子很丑,或者有某种心理疾病,平时应该属于相当不起眼,孤僻,甚至被校园霸凌者,他习惯处于暗处,一旦受人瞩目,就会感觉相当不自在。”

????“而许多犯罪行为产生前,犯罪分子都会遭受到相当大的挫折,或许是与恋人分手,被上司辱骂,解雇......”

????张玲云的神情很淡然,她平静说道:“犯罪分子没有留下精斑,这说明他早有预谋,而非一时的见色起意;这种人在实施自己犯罪行为前便会经常做性幻想的白日梦,所以目标很有可能录了像或者取走了受害人某一部分贴身物品,用来重温今天的犯罪行为,如果找到这件东西,就将成为有力罪证。”

????张玲云简单讲述着,在每个人的脑海中,都开始勾勒起一个立体的人物模型,而且随着她的继续讲述,这个人物模型迅速变得丰满了起来。

????王启良小声道:“这个什么侧写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王恺点头:“确实很厉害。”

????要确认目标是不是犯罪分子,其实对王恺而言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要有一个相对较小的排查目标,然后精神直接入侵对方脑海,使其吐露真相便可。

????但这前提是有一个大方向,总不能自己逮谁搞谁吧?

????他的精神力还没强到那种地步。

????队长的电话突然响起,道:“喂?好的,我马上带人赶过去。”

????王启良问道:“什么情况?”

????队长语速极快地说道:“三中起火了,有个火能力的觉醒者在纵火,目标具有强烈的反社会倾向,我们得立刻赶往现场,减少伤亡。”

????“小王,你们两个留在这儿,跟警员一起排查嫌疑人,其余人都跟我上车。”

????说着,便大步上了车。

????王启良有些担忧地叹了一口气:“做镇守,就跟做救火队员一样,真的难,希望队长他们这趟,不会出现人员伤亡。”

????王恺道:“应该不会,咱们可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跟那帮野路子觉醒者比,还是具备优势的。”

????张玲云点了点头:“超能力犯罪案件正在成比例上涨,而我们处理这方面的人员与之相比,数量太少,还是辛苦你们了。”

????王恺点头道:“张小姐的心理侧写真是令人深刻。”

????张玲云露出了一个很温和的笑容:“你好,我觉得我们可以加个微信,以后深入交流一些案件。”

????王恺点头:“那再好不过了。”_美团跑腿红包免费卷看书_www.78kanshu.com
美团跑腿红包免费卷看书|美团跑腿红包免费卷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美团跑腿红包免费卷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